臧知非:从里耶秦简看“书同文字”的历史内涵(1)

臧知非
苏州大学历史系教授

https://www.guancha.cn/zangzhifei/2018_11_05_478294.shtml?fbclid=IwAR10Jm_d9JqqpHXeubZ8ixa-74oyPieGxXrzk0-2MNd-M568kNgq8UnrE7g

2018-11-05 07:35:17字号:A- A A+来源:《史学集刊》
关键字: 里耶秦简书同文字统一文字制度文化秦朝
导读
里耶秦简进一步证明秦始皇“书同文字”并非限于一般理解的统一字体,而是统一法律制度、名物称谓、专属用语的简称,即“书同文+书同字”,体现的是秦朝制度建设和文化建设的历史特点。段玉裁对许慎《说文解字•序》“罢其不与秦文合者”的注释割裂了许慎原意,不足为训。

众所周知,秦始皇在军事上统一六国之后,“一法度衡石丈尺,车同轨,书同文字”。许慎《说文解字•序》对此曾有过一段经典的总结:

其后诸侯力政,不统于王,恶礼乐之害己,而皆去其典籍,分为七国。田畴异亩,车涂异轨,律令异法,衣冠异制,言语异声,文字异形。秦始皇帝初兼天下,丞相李斯乃奏同之,罢其不与秦文合者。斯作《苍颉篇》,中车府令赵高作《爰历篇》,大史令胡母敬作《博学篇》,皆取史籀大篆,或颇省改,所谓小篆者也。是时秦烧灭经书,涤除旧典,大发吏卒、兴戍役,官狱职务繁,初有隶书,以取约易,而古文由此绝矣。

长期以来,人们都是根据许慎的总结理解秦始皇“书同文字”的,认为秦始皇是因为春秋以降“言语异声,文字异形”而下诏“书同文字”,统一于秦的小篆。段玉裁注许慎之言,也称“罢其不与秦文合者”;“以秦文同天下之文。秦文,即下文小篆也。《本纪》曰二十六年,书同文字”。其措施是颁布李斯的《仓颉篇》、赵高的《爰历篇》、胡母敬的《博学篇》于天下,作为文字范本; 至于广泛使用的隶书,则是因为“官狱职务繁”、“以取约易”的结果。许多历史教科书以及通史、文化史著作依然延续这一看法。

许慎《说文解字》

笔者曾经根据考古学资料指出,说“官狱职务繁,初有隶书”,是经学家对秦政偏见的误判,不符合历史事实。隶书的形成是一个历史的过程,并非秦“官狱职务繁”催生的结果。隶书在战国末年已经广泛使用;秦朝无论是民间还是官府文书普遍使用的是隶书而非大篆、小篆,所谓大篆、小篆不过使用于玺印诏诰而已。因此,“书同文字”的文字学意义是有限的,我们不能根据字面含义一般性地地理解“书同文字”,而应用历史的眼光透析其内涵。书同文字固然有着统一文字形体的内容,但更主要的是统一官府文书、法律文本的格式、程序、文体、称谓等。

2012 年公布的里耶秦简,其第八层第461 号木牍是统一职官、法律、名物、专属称谓的部分记录,为拙见提供了进一步支持。先引录如下:

显然,这是统一之后,官府掾吏抄录的使用手册,是官方文书的使用标准。尽管断简残编、牍文不全,仅是秦统一后更改制度、法律、名物称谓的部分内容,但是,这充分说明“书同文字”的历史内涵。所谓“书同文字”即统一用词,改旧名,用新称,统一制度、法律用语。如“更詑曰讂”、“曰产曰疾”、“曰五午曰荆”、“毋敢曰豬曰彘”、“乘传客为都吏”、“毋曰客舍曰客豬”等等是为了规范文字用法,避免歧义; “归户更曰乙户”、“内侯曰轮候”、“彻侯曰列侯”、“骑邦尉为骑□尉”、“郡邦尉为郡尉”、“邦司马为郡司马”、“乘传客为都吏”等等是统一制度名称; “□命曰制”、“为谓□诏”、“庄王为泰上皇”、“王游曰皇帝游”、“王猎曰皇帝猎”、“王犬曰皇帝犬”等等规定了名称的专属性。当然,因为牍文不全,不排除“书同文字”有统一文字形体和书体的内容,只是限于使用的需要,没有抄录而已。

如图片显示“故皇今更如此皇”、“故旦今更如此旦”之“皇”和“旦”就是统一笔画、规范用字, “故皇”、“故旦”之“皇”和“旦”较“此皇”、“此旦”之“皇”和“旦”,均有多笔,所以特别规定“故皇今更如此皇”、“故旦今更如此旦”,即使用新的规范的“皇”和“旦”,“故皇”之“皇”、“故旦”之“旦”均废弃不用,其他文字也不排除这种笔划不一而需要一之的情况。但是,这起码可以说明传统上仅将“书同文字”理解成统一字形和书体的狭隘。

123下一页余下全文

Comments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