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之:欧盟峰会——2015年难民潮的政治“后遗症”

karikatur für tribüne-bedroth

【文/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】

欧盟峰会正在布鲁塞尔举行,移民与改革议题是重中之重。

此前在欧盟有关移民政策改革的争论中,正在申请加入欧盟的弱小国阿尔巴尼亚发出了“振聋发聩”的声音。总理拉马(Edi Rama)在接受德国《图片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永远不会接受成为欧盟的难民营,哪怕这是我们入盟的条件。”他原则上反对将那些绝望的人当作无人肯要的“有害垃圾”那样随处扔弃。

2015年夏末,默克尔一挥手,德国国门洞开,欧盟外部边境如同虚设,内部边境本就不存在,上百万难民纷纷涌入。一场“人道灾难”很快变成“难民危机”。

开始,许多德国人对难民伸出援手,场面感人。默克尔本人被难民比作“圣特雷萨修女”(Mother Teresa),德国人也尊称(戏称?)其为“默妈妈”(“Mutti”)。

但是,也有很多人从一开始就对德国当时表现出来的超乎寻常的“欢迎文化”(Willkommenskultur)持观望和怀疑的态度。倒不是因为他们质疑德国人的善良,而是这种“性情展露”既不太符合德国人固有的性格,也缺乏有据可查的传统记录。

因此,在过去的三年里,“欢迎文化”在轰动一时后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,但“难民”这个“话题”和“难题”,却一直悄然改变并持续影响着德国乃至欧盟的政坛。

勒夫与默克尔,图片来源见水印

内部“后遗症”

在去年9月的德国大选中,现在联合执政的联盟党(Union)和社民党(SPD)都在不同程度上因其难民政策受到选民的“惩罚”;排外的右翼民粹势力“德国选项党”(AfD)首次进入议会则一跃成为第三大党。

可以说,没有“难民潮”,便没有默克尔的难民政策;没有默克尔的难民政策,传统政党也不会在选举中经历“滑铁卢”。

基社盟(CSU)与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(CDU)是“姐妹党”。两党在全国大选中联合参选,在联邦议会中同属一个议会党团(Bundestagsfraktion),但在财务、组织和纲领上却彼此独立。

在德国的政治版图中,两党约定了明确的界限:基社盟只局限在巴伐利亚州,而基民盟则活跃在联邦德国的其他15个州。也就是说,基民盟即便丢失若干州,也不至于伤筋动骨,但基社盟却无法失去自己唯一赖以生存的家园,每一次选举其实都是一场生存之战。

“选项党”的崛起和强大,让原先在德国政治光谱中一直处于右翼的基社盟有了生存危机感。去年联邦大选前,基社盟已感到处境不妙,认为最大“隐患“就是默克尔偏左(社民党化)的难民政策。

因此,基社盟党魁泽霍费尔(Horst Seehofer)和基民盟主席默克尔之间在是否应该给难民人数设定“上限”的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。前者咄咄逼人,誓言若不设上限便不参与联合执政;后者“忍辱负重”,但在“上限”问题上却寸步不让。

最后,为了不影响大选,泽霍费尔让步,但心结并未解开。

大选结果证明,难民问题左右了选民的判断和选择:联盟党虽然保住了最大党地位,但支持率创新低。基社盟在巴伐利亚丢了9.8%选票,党内警钟长鸣。

今年10月14日,巴伐利亚将举行州选。基社盟担心自己未必能继续保持州议会中的绝对多数,在联邦新内阁中担任内政部长的泽霍费尔于是决定,在难民问题上再次向默克尔“发难”。

这次的争论点是:泽霍费尔主张,按照欧洲和德国的相关法律,遣返那些已在欧盟其他国家提交申请或被拒绝的难民,如果欧盟内依然没有统一的解决办法, 德国将单边遣返上述难民,不然政府将“失信于民”;默克尔则认为,难民问题是全欧盟面临的“重大挑战”,如果一国执意自行解决,将会严重激化欧盟内本已存在的矛盾,所以应该继续致力于“欧盟解决办法”。

两党互不相让,矛盾公开化,再次爆发信任危机。最后,还是泽霍费尔“妥协”,给默克尔两周时间,如果在月底的欧盟峰会前找不到统一的或多边和双边解决方案,他作为内政部长将下令实施遣返计划。

这与其说是“妥协”,不如说是“最后通牒”。

泽霍费尔,图片来源:wiki

默克尔暗示,如果泽霍费尔独行其事,危及到她的“定调权”或“拍板权”(Richtlinienkompetenz),她将不得不采取“必要”措施。面对被“炒鱿鱼”的威胁,泽霍费尔也很决绝地表示,如果总理对一位部长的工作不满意,那就解散联合政府。

就这样,经过“千辛万苦”后才诞生的德国新政府,在执政百日后即面临“一切从头来”的深度危机,联合政府中的社民党已公开表示将启动重新大选的准备工作。

默克尔虽然坚持寻找欧盟方案,但也知道自己不具备在数天内扭转乾坤的“法力”,所以争取在峰会前达成“多边”或“双边”共识。她的第一步就是寻找法国的支持,马克龙于是做了个顺水人情,在难民问题上力挺默克尔;默克尔则在欧元区共同预算问题上向巴黎做出重大妥协。

其实,马克龙在难民问题上一直就是支持默克尔的,柏林理论上不必付出“共同预算”上的妥协代价。关键是,这个妥协既不太符合德国三党的联合执政协议(Koalitionsvertrag),也未事先与社民党和基社盟进行商量。

Comments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